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7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7章

所屬目錄: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4

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.ejssbe.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謝文東注視著戰場,幽纓反問道:“白家的人能頂得住南洪門嗎?”

  聞言,格桑、袁天仲、褚博齊刷刷向戰場上看去。

  格桑和袁天袁殺入南洪門陣營里如入無人之境,在白家人員看來,南洪門似乎也不過如此,可真當自己沖上近前,與南洪門交上手,手清楚的感覺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南洪門和他們平時欺負的小混混、小無賴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,只有親自交上手才能感到人家戰斗力的強悍。

  隨著格桑和袁天仲的退出,南洪門把精力全部放在白家人員身上,數百的幫眾圍攻白家一百人,情況可想而知。

  只同兇場內不時有白家人員中刀哀號倒地,有不少人被兇猛的南洪門幫眾嚇得癱軟在地,眼睜睜看著已方的兄弟被對方砍倒,卻不敢上前去援助,整個場面,很快就變成一面倒的形勢,白家人員雖然還在作戰,還在拼殺,但離全面的潰敗也不遠了。

  白家低微的戰半力根本沒辦法指望!格桑、袁天仲、褚博三人暗暗感嘆。

  另一邊的賈洪剛和他們的感覺截然相反。

  剛才他被袁天仲那一劍險些嚇破了膽,連滾帶爬地鉆到南洪門陣營后方,可很快,驚魂未定的他又看到對方的伏兵全部殺出,底氣更是不足,本打算率眾撤退可突然發現,這批北洪門的伏兵數量并不多,充其量也就百余人,戰斗力又奇弱無比,而且毫無群戰經驗,在以少敵多的情況下不聚堆作戰,反而分散開來打混戰,許多人被已方兄弟圍堵住,倒于亂刀之下。

  看到這,賈洪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這真的是北洪門的精銳人員嗎?怎么如此不堪一擊!奇怪歸奇怪,見到軟柿子,他可沒有不根捏一把的道理。賈洪剛振作精神,大聲嘶吼著指揮手下人員作戰。

  看到這,賈洪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這真的是北洪門的精銳人員嗎?怎么如此不堪一擊!奇怪歸奇怪,見到軟柿子,他可沒有不恨捏一把的道理。賈洪剛振作精神,大聲嘶吼著指揮手下人員作戰。

  在他的調動下,白家人員敗得更快,幾乎一多半人被困在南洪門的陣營里出不來,另外一些人被打得毫無斗志,哭爹喊娘的敗逃下來。見己方優勢已定,賈洪剛哪肯放這些人離開,親自帶上數名心腹頭目以及數十號兄弟,隨后追殺。

  敗逃下來的白家人員還想坐車跑,可是他們剛剛鉆進路中的面包車里,還沒等啟動,賈洪剛領著追兵也到了,先是將汽車的輪胎扎爆,接著將白家人員堵在車內,不由分說的就是一頓亂刀瘋砍。

  一時間,場內慘叫聲四起,車里血光崩射,鮮血順著鐵皮間的縫隙流淌出來,在車下匯集好大一灘。

  自與北洪門交戰以來,賈洪剛很少打得如此痛快過,對謝文

  東的恐懼此時全部演變成了怒火與殘暴,他親自上陣拼殺,而其手下的幫眾們也是群情激奮,到處追殺著零散著白家人員,只將其逼得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,慘叫聲、哀號聲連成一片,這不是一場實力相當的火拼,而是一邊倒的屠殺。

  將跑到車內的敵人全部解決掉后,賈洪剛長處一口氣,抹了抹濺在臉上的血跡,向四周望了望,隨后眉頭皺起,疑聲問道:“謝文東呢?”

  謝文東?謝文東此時早就跑路了。當白家幫眾剛剛露出敗象的時候,他和褚博、格桑、袁天仲四人就跑了。謝文東不是棄兄弟于不顧的人,但他可從來沒有把白家人員看成自己的兄弟,這一百號白紫衣的手下人,在他眼中僅僅是阻擋南洪門的炮灰罷了。現在眼看著他們真的變成了炮灰,謝文東哪還會留下來等死。

  為了不引起南洪門幫眾的注意,謝文東四人沒有坐車逃走,而是選擇了步行,悄悄又快速的退了下

  去,跑出五十多米遠后,見路邊有條胡同,謝文東想也沒想,率先走了進去。

  雖然只走出幾十米遠,但他還是累的氣喘吁吁,覺得胸口一陣發悶,并隱隱作痛。他站在胡同口邊停歇,邊探頭向外觀望,看著白家的人員被南洪門幫眾殺的慘狀,他在心里也暗暗嘆了口氣。正當他絕望的時候,手機突然響起。

  謝文東接起一聽,原來是靈敏打來的。

  “東哥,南洪門的分部里又出來一批人,看樣子,是沖我們的熱點來的。”

  “哦!”謝文東眼珠轉了轉,立刻明白了南洪門的意圖。對方是打算趁自己大批抽調人力的這個空檔,想在據點那邊占些便宜。

  這點他倒不害怕,而且也不是沒有防備,文東會的一部份人員他還沒有動用,此時都在據點那里,并有高強、李爽等文東會的骨干坐鎮,南洪門占不到便宜不說,若真去進攻,只會遭到迎頭痛擊。

  他微微一笑,說道:“讓他們盡管去打好了,那里迎接他們的只有片刀和棍棒!”頓了一下,他又問道:“小敏。老雷和三眼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?”

  “據點現在已經成功打下來,情況很穩定,不過外面的爭斗還沒有結束,仍有大批的南洪門人員在和我們交戰,白家的人中看不中用,戰斗力實在墳弱,根本幫不上我們的忙!”靈敏語氣不滿地說道。

  謝文東點點頭,他壓根也沒指望白紫衣,拉上他,只是充充場面罷了。

  不過現在爭斗遲遲沒有結束,這點倒是很麻煩,眼看著這邊的白家人員就要全軍覆沒,若是讓賈洪剛一眾暢通無阻地跑去增援,事情可是大大的不妙了。想著,他問道:“那邊還有多久能搞定?”

  “至少需要二十分鐘!”

  “該死的!”謝文東低聲嘟囔一句,隨即說道:“我知道了”

  收起手機,他對褚博,格桑,袁天仲三人說道:"看來我們現在還不能走,必須得想辦法阻攔這波南洪門的人!'

  幾人臉色皆是一變,相互看了看,自己這邊就四人,而且謝文東還有傷在身,怎么阻攔對方?

  褚博愣愣的問道:"東哥,就憑我們這幾個人,想攔也攔不住啊!'

  格桑和袁天仲連連點頭表示贊同。

  謝文東一笑,說道:“硬攔當然攔不住,不過與支援據點比起來,殺掉我對南洪門的誘惑力更大!”

  “東哥的意思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我去吸引南洪門的注意力,引他們來追殺!”謝文東輕聲說道。

  “啊?”褚博三人張大嘴巴,呆呆的看著謝文東。

  不等他們做出反應,謝文東晃身從胡同口走了出來,對著已接近尾聲的爭斗戰場大聲喝道:“南洪門的朋友好威風啊,只會欺負弱小,有膽的往這邊類!”

  這一嗓子,聲音雖然不大,卻被賈洪剛聽了個清楚。他此時正愁沒有抓住謝文東呢,突然聽聞喊聲,急

  忙轉頭觀瞧,見不遠處的路燈下站有一人,正是不見蹤跡的謝文東,他眼睛一亮,精神為之大振,又驚又喜的叫道:“謝文東?!”

  喊完話,謝文東片刻也未耽擱,轉頭就向路邊的胡同口里跑去。

  賈洪剛看的清楚,怪叫一聲,拔腿就追,周圍的南洪門幫眾急忙跟了上去,只是眨眼工夫,南洪門的幫眾就如潮水一般涌了過來。

  跑回路口,謝文東*著墻壁喘了幾口氣,回頭一瞧,只見南洪門的人鋪天蓋地的沖殺過來,他掩口涂抹對格桑三人之說了一個子“跑”

  謝文東四人/鱉住力氣/向胡同深處跑去。

  可是跑出沒兩步。謝文東的體力就開始支持不住。知覺得胸腹又悶又痛,熱血上涌,嗓子眼一陣陣的發甜,速度也隨之減緩下來。

  格桑急忙停下身形,看著謝文東蒼白布滿虛汗的面頰,驚道:"東哥,你的傷“

  話到一般,只聽湖通口處腳步聲轟隆,人影晃動,不時傳出驚叫聲:"謝文東在這!""兄弟們,快!"

  "別讓謝文東跑了,殺啊!"

  此時,以賈洪剛為首的南洪門人員都象是紅了眼的瘋狗,將速度發揮到了極限,高舉著片刀,掛著風聲沖殺上前。

  格桑倒吸口涼氣,來不及多言,一伸手,直接把謝文東的腰身摟住,隨后臂膀用力,將其夾在自己的肋下,緊接著回身一腳,正踢在一名沖在最前面的南洪門大漢的胸口處,后著怪叫一聲,倒飛出去,連帶著撞倒后面兩三人。

  不敢多耽擱時間,格桑夾著謝文東,甩開兩條大長腿,全速向湖通里端飛奔

  袁天仲故意放慢速度,將格桑讓過去,留在最后,以短南洪門的追兵。

  見對方有一人留下來,兩名大漢嚎叫著沖到近前,掄刀就砍。

  袁天仲手腕一抖,軟劍出鞘,在空中畫出一道半月型的銀光,雖然他是后出手,但軟劍卻先一步將對方二人的胸口劃開。

  撲!劍光飛逝,血光頓現,兩名大漢雙雙慘叫出聲,片刀撒手,踉蹌而退,可未等二人倒地,后面的南洪門業已沖殺上前,黑壓壓的人群象是一輛火車,重重頂在這兩馬那瓜大漢身上,兩名大漢又是怪叫一聲,受其沖擊力,反向袁天仲撲來。

  雖然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效果,袁天仲躲閃不及,被兩名大漢撞個正著,身子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,不過他的反應實在是太快了,借著倒地時的慣性,又向后骨碌出兩米多遠,然后片刻也未停頓,

  身體如同彈簧一般從地上竄起,抬頭再看,只見南洪門的人群想瘋了似的向自己沖來,舉在空中的片刀如林,映射出森森的寒光,他心中一顫,也不敢在多加逗留,抽身便跑。

  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www.ejssbe.live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ejssbe.live/1052.html
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