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3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3章

所屬目錄: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4

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.ejssbe.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在外面主持大局?謝文東心中冷笑,他哪會不明白白紫衣的為人,知道他向來膽小,肯定是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,老大尚且如此,下面的人的戰斗力可想而知。

  不過現在他沒有其他的選擇,只能調動白家的人來充當門面,忽忽南洪門的援軍。

  白紫衣很好找,在戰場外,聚集小混混最多的地方就是他的隱藏之地。沒等謝文東等人過來找他,他倒是先迎了出來,滿面的堆笑,悄悄打量謝文東的臉色,笑道:“看到謝兄弟的傷勢沒有大礙,我這提到嗓子眼心總算是可以放下來了,呵呵——”

  看著他的假笑,謝文東頗感厭煩,他直接了當的說:“白兄能給我多少人?”

  白紫衣奇怪不解的問道:“謝兄弟突然要人,不知所為何事?”

  謝文東道:“南洪門的援軍正在趕來支援的路上,我必須得去阻幾他們”

  聞言,白紫衣變色,緊張地問道:“謝兄弟要親自去嗎?”“是的!”

  “那——那太危險了吧?”

  “哈哈!”謝文東大笑,說道:“南洪門在我眼里只是烏合之眾,何懼之有?”

  他這么說,也僅僅是表面強硬罷了,同時也是在暗中諷刺了白紫衣的膽小魚怯懦。

  白紫衣表情不太自然,連連點頭,干笑道:“是啊,以謝兄弟的頭腦,即使是是個南洪門綁在一起,也抵不上你啊!”說著話,他招招手,叫來一名心腹的副手,與其低聲私語的幾句,然后對謝文東說道:“謝兄弟,我現在身邊的人手也不夠用啊,我只能在戰場上。幫你抽出一百精銳的兄弟,你看怎么樣?“謝文東想了想,笑道:”好吧!那就麻煩白兄你了!"

  "謝兄弟客氣!“白紫衣不放心地又問道:”謝兄弟真打算帶一百人去阻擊南洪門的增援?“嗯!一百人足夠!“謝文東臉上信心十足,心中卻在苦笑,悠悠地點點頭。

  此時他想不帶白家這些人去也沒有其他的辦法,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南洪門的援軍趕到,使己方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優勢化為烏有。

  白家的成員都是些小混混、地痞裝腔作勢可以,真派他們去拼殺,便都成了軟蛋。對他們的戰斗力,謝文東很了解,若真是派他們去阻止南洪門的援軍,去與人家硬碰硬,別說抵擋不住南洪門,弄不好連自己都會被他們害死。謝文東想發揮他們的長項,就是讓他們去裝腔作勢,能嚇唬跑南洪門,那當然是再好不過,若是嚇不跑,拖延一段時間也是不錯的。

  白紫衣從站斗的現場抽調出一百名手下,給謝文東,后者舉目一瞧,好嘛,這批人大概都在二十歲左右,穿什么衣服的都有,有頭發染得五顏六色的,有帶著耳環鼻環的,還有斜叼著煙卷看誰都七個不服8個大品的。

  將這些人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,謝文東暗嘆口氣,一旁褚博也頗感頭痛,在他耳邊輕聲嘀咕道:“東哥,我估計這一百號人去迎戰南洪門,都未必能夠人家塞牙縫的。我看還是從文東會里抽調一批兄弟前去迎戰吧!”

  謝文東搖頭,說道:“那沒有用!抽調的人少了,依然打不過南洪門的援軍,而抽調的人多了,那邊的戰斗力又會受到影響,難以取勝,所以,現在只能動用白家的人了。”

  “可是,,帶他們過去,和沒帶基本沒什么分別。”

  “呵呵”謝文東笑道:“那就要看咱們怎么應用這些人了?”

  白紫衣對謝文東還是很配合的,不僅給了他一百號兄弟,同時還給了他好幾輛面包車,供他們使用。謝文東沒有時間耽誤,坐上汽車,帶上白家這一百名所為的精銳,直奔天山路。在去往的途中,謝文東為了以防萬一,還是給姜森打去電話,讓他派些兄弟來支援自己。

  南洪門

  南洪門派出的兩撥援軍都不簡單,其中一路是由八大天王之一的N偉率領,走的是延安路,另一路是由八大天王之一的賈洪剛率領,走的是天山路,兩撥人員的數量都不少,來勢洶洶,頗有破釜沉舟與謝文東決一死戰的架勢。

  先前,南洪門將各處據點的人力回縮,并不是沒有目的的,其一,他們確實是被謝文東的偷襲打怕了,生怕再來一次偷襲己方分部,那樣就損失太大了,其二,回收人力也是有意引謝文東來攻,尤其是白家附近的據點,位置重要,謝文東的首選目標,所以蕭方為向問天出了個主意,己方表面回縮人力,在暗中則向白家附近的據點增派人力,埋伏在四周,若是謝文東不去打,也就罷了,一旦拍人去打,就讓其有來無回。

  向問天覺得蕭方的主意可行,隨即點頭應允。可哪知人算不如天算,他們的詭計沒有被謝文東看穿,也成功漫過了靈敏和劉波,卻偏偏被毫不起眼、誰也不會注意到的夜總會老板劉華走漏了風聲,使謝文東有所防范,不然的話,東心雷這次主動請令出擊,恐怕就真變成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了。

  謝文東坐車,上了延安路之后,他立即給靈敏打去電話,告訴她自己所在的位置,然后又詢問南洪門的援軍已經到了哪里。

  靈敏回復道:“南洪門的人還有五分鐘就能到東哥這邊!”

  “哦!”謝文東暗暗吸了口氣,幽幽點了點頭,眼珠亂轉,尋思應對之策。

  靈敏關切地問道:“東哥帶了多少人去阻攔南洪門的援軍?”

  謝文東苦笑道:“不多,只一百人而已。”

  “啊?”靈敏大吃一驚,駭然道:“東哥只帶一百人?!我估計,南洪門那邊至少也有數百之眾,東哥只帶那么點人,如何能打得過對方?”

  是啊,如何能打得過?謝文東也在頭痛。如果讓靈敏知道他帶的一百人既不是北洪門也不是文東會的兄弟,而是來自白家,恐怕靈敏得馬上抓狂。

  “希望,能把對方嚇退吧!”謝文東無奈而嘆,隨后掛斷電話。

  又沉思了片刻,他將白家那一百號人統統叫過來。讓他們先將街邊的路燈打碎,使之周圍的光線變暗,然后又令這些人埋伏到大道的兩側,但不要聚堆,盡量分散開來,拉成橫排。

  不知道他這么做有什么目的,但白家人員對謝文東都是又敬又懼的,沒有人敢多問,紛紛按照他的意思去做。

  時間不長,一百名白家幫眾紛紛在街道的兩側埋伏好,儲博和袁天仲不放心,前前后后巡視了一遍,最后回到謝文東的身邊,沖著他連連搖頭,說道:“這些人的經驗太差了,埋伏的亂七八糟,許多人都漏了馬腳,讓人一眼就能看穿!”

  謝文東聽后,非但沒有擔憂,反而哈哈大笑,說道:“要的就是這種效果!”

  “啊?”褚博和袁天仲皆都露出茫然之色,不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。

  說賈洪剛一眾,正率領一干手下人員向據點方向急行的時候,突然間看到有數輛面包車橫在路中,攔住去路,而在汽車的前方,則站有幾名黑衣人,由于光線太暗,他在車里并未看清楚對方的相貌。

 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,但賈洪剛還是暗暗心顫,看對方黑漆漆的衣服,肯定不是己方這邊的兄弟,那么就一定是北洪門的人了,想不到,北洪門竟然在這里也做了安排,半路攔阻自己。

  想到這,他深深吸了口氣,在距離面包車還有十米遠的地方,下令停車,隨后,拎起一把砍刀,拉開車門,跳了出去,于此同時,南洪門的大批幫眾也紛紛從其它車輛里鉆出來。站在面包車前方的幾名黑衣人,正是謝文東,楮博,袁天仲,格桑四人。

  看著南洪門人數眾多,白花花一片的幫眾,幾人心中同是一震,包括謝文東在內,他們此時都是暗暗咧嘴,這要是真打起來,恐怕自己這邊兇多吉少啊!

  由于以前見過賈洪剛,,謝文東一眼便把他認了出來,他將心情穩了穩,不退反進,上前幾步,笑道:"賈兄別來無恙啊!"

  呦! 見對方有人認識自己,賈洪剛一怔,他攏目觀瞧,可是仍未看清楚對方的模樣,也隨之上前幾步,定睛再看,只見對方為首的是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中等消瘦的身材,平凡無齊的相貌,但是在黑暗中,一雙狹長的眼睛卻亮得驚人,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和詭異感。"啊?謝文東?!"

  看清楚年輕人的模樣,賈洪剛下意識地倒退了兩步,同時驚叫出聲。

  如果說北洪門在路上阻擊自己,讓他意料意外,那么謝文東西的突然出現,就大出他的意料了。

  他滿面驚訝,下意識地問道:"你——你怎么會在這里?"

  謝文東倒是滿面的從容,賈洪剛退兩步,他就進兩步,臉上掛著笑瞇瞇的笑容,反問道:"那賈兄認為我應該在哪呢?"

  "在你——"看著謝文東的笑臉,賈洪剛才打心眼里升起一團寒氣,從腳后跟一直涼到頭發絲。

  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www.ejssbe.live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ejssbe.live/1048.html
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