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章

所屬目錄: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4

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.ejssbe.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東心雷渾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刀口子,鮮血順著衣角滴滴答答直響下淌,如果不是他的身高異于常人,北洪門幫眾幾乎都快認不出來他了。

  此時見東心雷被南洪門的人追殺,數十名北洪門人員立刻從據點內的戰場退出來,前來接應,可惜,他們的速度于于大鵬比起來,還慢了許多,只是眨眼功夫,于大鵬已快追上遙遙欲墜的東心雷。

  東心雷似乎也感覺自己跑不過對方,他暗暗咬牙,將心一橫,猛然收住腳步,轉回頭來,沖著于大鵬張大嘴巴,高聲喝道:“不怕死的就盡管來吧!”

  這一嗓子,東心雷使盡全部的力氣,如同平地炸雷一般,直把于大鵬震得耳膜嗡嗡直響。他滿面驚色,停住身形,目露駭光,直勾勾地看著東心雷怔怔發呆。

  就在他停頓的這段時間,北洪門的人趁機沖到了東心雷的近前,嘩啦一聲,將他圍在當中,同時七嘴八舌的紛紛叫道:“保護雷哥!保護雷哥!”

  見周圍都是己方的兄弟,東心雷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,繃緊的神經隨之松懈,疲憊不堪,失血過多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,左右搖晃了幾下,隨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  “啊!雷哥!”數名北洪門大漢齊齊伸手,將東心雷倒下的身子接住,然后拖著他向后急退,另外數十號北洪門人員則擋再

  于大鵬一眾的前方,生怕他上來追殺。

  直到這個時候,于大鵬才看出來東心雷已是強弩之末,剛才那一嗓子只是虛張聲勢罷了。他急得連連跺腳,暗罵自己糊涂,他嗷的怪叫一聲,向前沖去,可是他現在想追殺東心雷,已錯過了最佳時機,北洪門的幫眾皆豁出性命,拼死將他攔住。

  且說東心雷,被幾名大漢架著,直奔戰場外面跑,走出幾步,他感覺不對勁,有氣無力地問道:“你們要帶我去哪里?”

  “雷哥,你的傷勢太重了,外面得馬上送你去醫院!”一名大漢急聲說道。

  “去他ma的醫院!”聽完手下兄弟的話,東心雷心中火燒,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伸手將左右的手下兄弟推開,身子搖晃幾下,總算穩住沒有摔倒,他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,兩眼冒著兇光,怒聲道:“今天不罷南洪門的據點打下來,誰他ma的都別想走!”說完話,他將殘破不堪

  的衣服撕下一條,將早已卷了刃的開山刀纏著手下。隨后分開眾人,直奔南洪門的據點而去。

  看著已經傷成這樣卻還一心想著要打下南洪門的據點的東心雷,幾名背洪門的漢字都傻眼了。相互看了看。其中有人驚叫道:“保護雷哥》”一句話,使幾個人入夢方醒。紛紛跑上前去。護在東心雷的左右。

  據點內爭斗的激烈程度一點也不比外面差

  剛開始時。北洪門依仗人多。戰斗力強穩占傷風。可隨著南洪門的伏兵的突然出現,士氣大受打擊。同時有了后顧之優。再與南洪門打起來,難免縮手縮腳,發揮不出權利。如此一來。場面上變成勢均力敵的局面。可是當北洪門得制東心雷身受中傷。要撤離戰場時。原本就已不高的士氣一下子跌入帶了谷地。上下人員。皆都信心十足,雖然仍在咬牙堅持,但場面上已經全面被動。打入據點大樓內的人員一被南洪門逐步反逼出來。

  東心雷進入據點時。看到的就是這般場景。他兩眼瞪的滾圓。猛的咆哮一聲,大吼道:“你們都TAM的陽痿嗎?給我提器精神。打下據點。今天要是不成功。誰TAM都別回去了。”

  他破口大罵,不過此時他的叫罵聲卻像是給北洪門的幫眾打了一針強心劑。上下人員先是一驚,隨后無不面露喜色,紛紛驚叫道:“雷哥沒走,雷哥還在!”雷哥沒事,沒有受重傷!”

  “兄弟們,咱們和南洪門拼啦!”

  雙方正面硬碰硬的對陣,比拼的就是心氣。狹路相逢勇者勝!隨著東心雷的現身,北洪門人員的士氣再次提升起來,無數的幫眾都來了精神,大呼小叫,奮力拼殺,不僅止住潰敗之勢,反而還對南洪門展開了最強勁的反擊。

  只見場上刀光劍影,血光飛濺,到處都有叫喊聲,到處都有相互廝殺的人群。

  南洪門一部分幫眾在據點內死守,東心雷一眾猛攻,而在其后方,南洪門的伏兵又與前來支援的文東會、白家幫眾打成一片,整個場面,何止一個亂字能表達。

  也就在這個時候,謝文東、任長風、格桑、袁天仲、諸博等人趕到了戰場。

  由于場面太混亂,汽車離戰場好遠就開不進去了。汽車停在路邊,諸博剛想把輪椅抬下去,謝文東擺擺手,說道:“不用輪椅了!”

  “東哥,你的身體·····”

  “沒事!”謝文東悠然一笑,慢慢的走下汽車,對他的傷勢,諸博再了解不過,他急忙上前,將謝文東攙扶住,同時小聲提醒道:“東哥小心!”

  謝文東含笑向他點了點頭。

  他們一行只有5人,但沒有一個是小角色,隨便挑出一位,都是能獨當一面的悍將。

  謝文東緩步走向戰場,邊走他仔細觀察,想看看南洪門這邊負責帶隊的頭目是誰,可是戰場太大,敵我雙方又混戰在一起,想短時間內把南洪門的頭目找出來太難了,甚至想找到已方帶隊的三眼都很困難。

  他們剛剛接近戰場的邊緣,腳步還未站穩,迎面便跑過來數名身穿白色衣裝的大漢,那幾名大漢將打量他們一番,二話沒說,輪刀怒吼,沖殺上前。

  南北洪門的人很好區別,單單從衣著上便能辨認出來。謝文東一行人都是黑色黑褲,即便不是北洪門的也是文東會的。那幾名白衣大漢此時已殺紅了眼,見來者不是自己人,都沒客氣,沖上前來就下死手,其中一人使盡全力,對著謝文東的腦袋,惡狠狠就是一刀。

  沒等謝文東抽身閃躲,一旁的任長風先一步竄了過去,手中的唐刀一橫,將對方砍來的刀片擋住,不等那大漢收刀,他下面使出一記掃堂腿,同時喝道:“扒下!”

  那大漢也聽話,啊的驚叫一聲,仰面摔倒,片刀也脫身甩出好遠。他剛要掙扎起身,任長風一腳將其胸口踩住,用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,哼笑出聲

  另外幾名南洪門幫眾也被格桑和袁天仲迎住,由于雙方的身手根本不再一個檔次,沒用上幾秒鐘,全部被打翻在地,呲牙咧嘴、哼哼呀呀地爬不起來。

  謝文東環視幾名一眼,搖頭而笑,悠有說道:“你們不要過來送死,叫你們的老大出來!”

  “你他媽是誰?”一名南洪門大漢趴在地上,態度依然囂張,兩眼噴火,怒視著謝文東大吼道。

  “我是謝文東!”謝文東含笑說道。

  謝文東?幾名南洪門的幫眾聽了他的名字,身子皆都哆嗦一下,滿面的駭然,齊齊抬起頭,目瞪口呆地看著他,張大嘴巴,半晌說不出話來.

  過了好一會,方有人驚聲說道:“你----你不是死了嗎?”

  “哈哈······”謝文東忍不住仰面大笑,同時也暗暗感嘆謠言的夸張程度,自己只是向警方裝成病危,可是傳到南洪門那里,竟然變成自己已死!

  他搖了搖頭,向任長風等人使個眼色,說道:“讓他們走吧!”說著話,他又對幾名南洪門幫眾說道:“你們已經中了我的圈套,抵kang下去,只有死路一條,如果夠聰明,立刻拉上你們的老大,統統投降,不然的話,你們今天誰都走不了了!”

  幾名南洪門大漢相互攙扶著站起身,呆呆地看著謝文東,又瞧了瞧左右,小心翼翼地慢慢退后幾步,見他們真的沒有攔阻自己的意思,然后紛紛尖叫一聲,轉身就跑,邊跑還邊大聲叫喊道:“不好了,謝文東沒有死,謝文東來了,謝文東來了......”

  他們驚慌失措的叫喊,等儀間接幫了謝文東大忙,隨著他們幾人“賣力”的宣傳,時間不長,整個戰場敵我雙方的所有人員都知道謝文東已經來到戰場.

  這個消息,令北洪門,文東會以及白家幫眾精神大振,反觀南洪門這邊,都仿佛大難臨頭似的,一個個的表情無不是又驚又駭,心生寒意.

  在如此大gui模的激戰,一個人所發揮出的實際作用是很有限的,但是所產生的心理震懾卻是無限的,南洪門的敵人并不少,但是無論面對哪個敵人,都沒象面對謝文東那樣,從未贏過,謝文東早已在南洪門幫眾的心目中留下深深的陰影,他的突然出現,對南洪門的心理所造成的壓力絕對是致命的。

  首先是據點內南洪門幫眾受到了影響,原本他們還想與東心雷一眾拼個高下,可聽說謝文東到了,上下人員的斗志泄了一半有余,不約而同地放棄反攻,開始全面龜縮放手,可是防守永遠都是被動挨打的,他們越是退縮,北洪門那邊的士氣越是高漲,進攻也越是犀利,漸漸的,南洪門幫眾開始守不住大堂,紛紛向二樓敗退。

  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www.ejssbe.live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ejssbe.live/1046.html
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