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5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5章

所屬目錄: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4

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.ejssbe.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不知過了多久,任長風忍不住首先開口說道:“這件事,得立刻通知東哥!”

  張一皺了皺眉頭,為難地說道:“現在時間太晚了,東哥應該還在休息,即便是要通知東哥,也應該等到明天再說。”

  “可是老雷怎么辦?”任長風急道。

  張一吸了口氣,沉默無語。這時,孟旬在旁說道:“現在就算通知東哥,也解決不了實際問題,我們要做的是應該先弄清楚老雷那邊的情況怎么樣,他都和警方說了些什么,只有知道了這些,我們才能想辦法應對!”

  任長風說道:“警方是有備而來,為的就是抓住我們的把柄,他們怎么可能會讓我們去見老雷?”

  孟旬正色說道:“警方現在雖然由胡玲霞做主,但不可能是鐵板一塊,我們有錢,想辦法買通下面的警察,查探清楚情況還是沒有問題的。”

  張一連連點頭,贊同道:“小旬的主意沒錯,我們就這么做!”

  正如孟旬所說,花重金買通下面的警員確實很容易,此事由靈敏親自去辦,等到天亮時,情況基本查明,東心雷連同那幾名被抓的兄弟嘴巴硬得很,無論警方怎么逼問、怎么引誘,就是咬定他們沒有攜帶qiang械,也沒有翹門闖入,至于問到他們為什么去那里時,幾人都沒詞了,誰都不說話,沉默以對。

  等到早晨八點時,眾人又齊齊趕到醫院,得知謝文東還在休息,誰都沒敢進入病房打擾,聚集在走廊外面,竊竊私語,小聲商議。

  直到九點,謝文東才醒過來,透過房門的窗戶,見到門外人影晃動,似乎聚有不少人,他微微一愣,沖著門外招了招手,示意眾人都進來說話。任長風眼尖,看到謝文東已醒,連門都沒敲,直接推門而入,進來之后,大步流星走到床前,急聲說道:“東哥,老雷……出事了!”

  聽聞這話,謝文東嚇了一跳,兩眼睜圓,目光直直地看著任長風。

  任長風將東心雷去暗殺證人,結果糟遇警方伏擊,最終被擒的事一五一十的講述了一遍。說話間,其余的眾人也紛紛走了進來,圍攏在病閑的左右。

  等他說完,謝文東在心里長長噓了口氣。當任長風說老雷出事時,謝文東見他滿面的ning重,以為東心雷碰到殺手的伏擊,遭遇了不測呢,現在聽完,原來是被警方逮捕了。不管怎么樣,只要沒有生命危險就好。

  輕輕嘆了口氣,緩了片刻,謝文東回過神來,他本想坐起身,可腰眼剛一用力,腹背都傳來仿佛要撕裂般的疼痛。他忍不住低低地呻吟一聲,抬起的腦袋又無力躺到枕頭上。周圍眾人見狀紛紛欠身,扶住謝文東,異口同聲的喚道:“東哥……”

  謝文東喘了兩口氣,苦笑著擺擺手,示意眾人不用擔心。他虛弱地說道:“老雷怎么這么糊涂,我一再告訴他,沒有查清楚真相之前先不要輕易動手,唉!”說著話,他仰天長嘆一聲。

  眾人相互看看,一個個垂下頭來。張一輕聲說道:“老雷雖然沖動,但好在最后處理得不錯,把qiang械上的指紋都擦干凈了,而且在警局里一口咬定qiang 械不是他們的。另外,這次的事也不能全怪老雷,警方實在太狡猾,抓住了我們的弱點。”張一是識大體的人,雖然能感覺到東心雷對他的排斥,但是在關鍵時刻還是會為他說話。現在他的身份不比從前,是北洪門最具實權的總堂主,如果他和東心雷之間存在不合,搞朋黨之爭,那么整個社團弄不好都會一分為二。

  “哦!”聽完張一這話,謝文東輕輕應了一聲,若是這樣,事情還有挽回的余地。

  如果換成旁人,就算不承認qiang械是自已帶去的,警方也可以根據合理的推斷而強行定罪,但是東心雷有謝文東做*山,而謝文東為了保全兄弟和他自已,自然會全力向警言施壓,哪怕是耍無賴,也得強行將東心雷這幾人保出來。

  他躺在病床上,閉上眼睛,心思急轉,沉默了好一會,他方緩緩睜開眼睛,對左右的眾人說道:“我得去趟警局,現在!”

  “現在?”三眼驚道:“可是東哥,你的身體……”

  “我若不去,沒有能把老雷從警方手里弄出來,遲則生變,這件事拖不得。”謝文東輕嘆口氣,說道:“就算推,也得把我推到警局去!”眾人面面相覷,誰都沒有說話。

  謝文東身負重傷,別說走不了,連起來都起不來,如何能去警局?到最后,還真是按照他的話做了,三眼在醫院里找了一臺輪椅,眾人合力將謝文東抬起,輕輕放到輪椅上,然后推著他走出病房。

  由于已遭遇過殺手的襲擊,這次北洪門和文東會對謝文東的保護可謂周密,前面的血殺、暗組的兄弟開道,謝文東身邊有任長風、袁天仲、褚博等人保護,在其后面,則是從兩大社團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兄弟,這許多我,前呼后擁,足有一百多號。

  一行人,光是乘坐的大小汽車就不少于二十輛,浩浩蕩蕩來到市局門口停下,舉目望去,在路邊排成好長一排,幾乎占滿整條街道。

  在市局門外負責看門的保安人員都有經驗了,一看這么大的陣勢就知道,不是南洪門就是北洪門的大頭目到了。反正不管是哪個社團的人來了,都是他們招惹不起的,兩名保安站起原地動也沒動,只是瞪大眼睛看熱鬧。

  等前后的兄弟都已下了車,確認周圍沒有危險之后,任長風才從車隊中央的一輛面包車里跳下來,隨合搬出輪椅,放好,再將謝文東小心翼翼地從車里抱出來放在上面,推著他直奔警局大門而去。

  他們在外面怎么折騰,保安管不著,但見他們向院里走,保安不能再坐視不理,兩人硬著頭皮雙雙上前,將道路攔住,沒笑擠笑,問道:“請問,你們要找誰?”

  任長風冷著臉沒有說話。一旁的袁天仲低閑看向謝文東。

  后者眼簾低垂,什么話都沒說,只是微微揮了揮手。

  袁天仲會意,快步來到兩名保安近前,片刻都未停頓,雙臂齊出,猛的向外一推,同時喝道:“給我滾開!”

  他的出手太快了,別說保安毫無準備,就算是加足小心也閃躲不開。

  二人齊齊驚叫一聲,噔、噔、噔各自后退數步,然后站立不住,一屁股坐在地上,滿面的驚駭和茫然,看著眼前的謝文東眾人愣愣發呆。

  作為市公安局的保安人員也都是在編的,平時向來是他們欺負別人,什么時候被人家欺負過,而且還是在市局的大門口。對方若是換成旁人,兩人早就翻兒了,可現在,這兩位連屁都沒敢放一聲,坐在地上壓根就沒找算起來,心里還暗暗琢磨著,摔了摔了吧,有麻煩就讓上面的人去解決,自已是管不了了。

  任長風看都未看倒地的兩名保安,推著輪椅,繼續前行,緩步走進市局的大院之內。

  快要接近市局大樓時,只聽里面腳步聲陣陣,隨后涌出來數十名佩帶qiang械的警察,一個個快速地下了臺階,擋在輪椅的前方。

  “呦,我道是誰來了,原來是謝先生,難怪這么大的zhen勢,怎么多日不見,你還坐起輪椅來了?這是你們黑道的新潮流嗎?”

  隨著話音,一名警察隊長從人群中走出來,站在謝文東面前,看著臉色蒼白、毫無血色的謝文東,幸災東禍的嘿嘿地干笑個不停。

  “我caoTMD!”任長風哪受得了這個,對方諷刺謝文東,這比諷刺他更讓他難受十倍、百倍,他沒管那么多,當著眾警察的面手指那名隊長的鼻子破口大罵,咬牙怒聲說道:“你TMD說話給我注意點,小心你的孩子有人生,TMD沒人養!”

  此言一出,眾警察的臉色同是一變,不少人兩眼噴火,將手按在qiang套上。

  那警察隊長倒是能沉得住氣,笑呵呵地聳聳肩膀,說道:“zha滓就是zha滓!純粹的社團敗類!任長風,我實話告訴你,別人或許怕你們,但是我不怕,是有人應該小心一點,但不是我,而是你們,你們可千萬得小心,別哪天犯在我的手里,哼哼!”

  任長風冷笑一聲,身子猛的前探,抓住那警察胸前的警牌,看了看他的編號,隨后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TMD給我記住了!”

  警察隊長面無懼色,不再理他,垂首看著輪椅上的謝文東,問道:“謝先生,你帶這么多人闖進公安局什么意思啊?要干什么?”

  見他們吵完了,謝文東悠悠而笑,聲音低沉又微弱地說道:“叫胡副部長出來說話。”

  “對不起,現在胡部長很忙,恐怕沒時間出來見謝先生!”警察隊長含笑說道。

  “若是這樣,我就只好親自去里面找她了。”說完話,他腦袋向旁微一側,后面的任長風推著輪椅就向里面走。

  警察隊長臉色一沉,一把將輪椅按住,冷笑說道:“謝先生,市公安局可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地方!”

  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www.ejssbe.live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ejssbe.live/1030.html
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