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十一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十一章

所屬目錄:第八卷 無法無天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0

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.ejssbe.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房間里異常安靜,人們甚至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。

  謝文東慢悠悠地將茶杯放下,身子前探,對韓非柔聲說道:“這次韓先生到T市來做客,我的打算是讓你也留下來的。

  此言一出,房間眾人無不變色。特別是韓非的八名手下,一各個將手伸進懷中,怒視謝文東,看樣子,隨時都可能出手。

  韓非倒是面不改色,仰面大笑道:我來之前,已經作好這個準備了。

  謝文東笑瞇瞇地看著他,問道:“為了一名手下,這么做值得嗎?”

  “值!”韓非回答得很干脆,隨后反問道:“如果謝先生換在我的立場上會怎么做呢?”

  “我會做出和你一樣的選擇。”謝文東淡淡地笑了笑,手指似無意地勾動著。

  “謝兄弟……”向問天鄒著眉頭,沉聲說道。

  謝文東擺擺手,打斷向問天下面的話,笑道:“聽說,韓先生的手下高手很多啊,不知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!”

  韓非怔了怔,然后半轉身形,向后面的手下含笑點了點頭,說道:“謝先生想看看大家本事,兄弟們不要讓謝先生失望啊!”

  謝文東看韓非手下的本事,當然不是簡單的欣賞,他也在核計,一旦真動起手來自己會不會有危險。

  韓非也明白利用個人武力來威嚇對方的重要性,有意在謝文東面前表現一番,所以說話時特別加重了說話的語氣。

  隨他話音剛落。一名濃眉青年一拉衣禁。從腰間取出一把四寸長的小巧飛刀。在手中掂了掂,說道:“獻丑了!”說著話,手腕猛的一抖,飛刀脫手而出,直釘在數米開外的墻壁上。發出嘟的一聲悶響,再看飛刀。幾乎整個沒入墻壁中,其中的力道之大,速度之快,可見一般。

  洪門和文東會的眾人看后,暗暗咋舌,對青幫的人不由得另眼相看。謝文東看在眼里,驚在心中,單憑這一手飛刀,就夠瞬間取人性命的,有這么個敵人在自己身邊,要說不擔心,那是騙人的。

  他平和地笑道:“不錯不錯,好刀法!”

  “過獎!”那濃眉大漢冷冷看了謝文東一眼,走到墻壁處,用力拔下飛刀,方退回到韓非身后。

  這時,另外一名青年伸手入懷,掏出一沓撲克牌,隨手粘起幾張,手腕猛的用力一抖,只聽嘟嘟幾聲,幾張撲克牌竟然那將謝文東面前的茶杯打碎。

  茶水益出,順著桌面滴滴答答滑落。

  謝文東笑瞇瞇的沒說什么,可李爽卻受不了。

  他腦袋一搖,指著那青年鼻子大聲喝道:“媽的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不好意思!”那青年從容笑道:“一時失手,打破謝先生的杯子,我很抱歉”

  “我CNMD,你當我是瞎子嗎?!”李爽向來沖動,頭腦一熱,不管其他,伸手將片刀拔出來,

  他一動刀子,韓非八名手下也隨之緊張起來,各拿出武器,準備應付惡戰。

  高強平時和李爽經常吵吵鬧鬧,但到關鍵時刻,兩人要比親兄弟還親。生怕他有散失,高強面無表情的拔出開山刀。未說一句話,挺身站到李爽身旁。姜森和劉波雖然未上前,但卻已手握槍械,在后面小心戒備。

  雙方箭上玄,刀出消,氣氛煞時間緊張到極點。

  這時無論誰先出手,都會引發全面的混戰。

  陸寇在向問天身后看得明白,將他向后拉了拉,低聲笑說道:“向大哥,小心點,別粘咱們一身血!”

  他倒是樂與看到謝文東和韓非拼個你死我活,那樣,南洪門就可以坐收魚翁之利。不過,向問天卻不這樣想,看看謝文東和韓非說道:“好端端的一場宴席,兩位想把它變成戰場嗎?”

  韓非哈哈笑道:“我當然沒有這個意思,不過向兄,如果人家想取我的性命,我也不能坐以待斃吧?!”

  向問天長吸了口氣,轉頭對謝文東別有深意地低聲說道:“謝兄弟,請三思而行!”

  安坐在椅子上,始終低頭不語的謝文東笑瞇瞇地仰面打個指響,對李爽道:“小爽,叫服務員上菜!”

  李爽動也未動,手里晃著片刀,扯著大嗓門咆哮道:”東哥,剛才那小崽子明顯在侮辱你,我他媽非干死他……

  謝文東目光一凝,嚴重隱隱閃動幽暗的光芒,含笑道:“小爽,上菜!”

  李爽感覺到謝文東那股不容人拒絕的堅定,不敢再多言,重重哼了一聲,收回刀,大步走出房間,高強。姜森,劉波各收刀槍,互相瞧瞧。皆露出微笑。

  青幫的人見狀,也都小心翼翼地重新站好。

  時間不長。數名服務生將酒菜一一端上來。

  酒,是好酒,菜亦是好菜,擺放滿滿一桌。

  飯桌很大,但卻只占了房間五分之一,桌旁的謝文東,向問天。韓非三人在做,而周圍,卻密壓壓站了數幾號人,多虧包房面積巨大,這么多人才不顯得絲毫擁擠。

  乘著服務生上菜,謝文東叫姜森,在他耳邊低低私語,姜森邊聽邊點頭,不時答應幾聲。向問天原本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,姜森是何人,他太清楚,血殺的實力和紅葉比起來,只在其上,不在其下,見謝文東和姜森耳語,不知道在合計什么,估計沒有好事,生怕謝文東又打起韓非的主意,他連忙問道:“謝先生,有什么事嗎?”

  謝文東把該說的話說完,然后拍拍姜森肩膀示意他退下!

  他轉頭對向問天笑道!沒什么事!只是交代一下,作好防備工作,這幾天不太平啊!

  “哦。原來是這樣啊!”向問天點了點,他當然不相信謝文東的話,但有韓非在場,他也不好深問。

  謝文東站起身形,拿起紅酒,分別給向問天和韓非而人滿杯,隨后端起自己的杯子,笑道:“我們三人能聚在一起實在不容易,值得紀念,干一杯!”

  謝先生客氣!韓非和向問天雙雙起身,與謝文東碰杯。

  三人同是將北中酒一口而盡,謝文東笑瞇瞇抿抿嘴,說道:“真是過癮啊。不過只是這樣喝不太痛快!”

  韓非問道:“難道,謝先生有更痛快的喝法?”

  謝文東膽笑道:今天難得見韓先生一面,不如讓下面的兄弟切磋切磋,咱們邊看邊喝酒,迄不是更痛快?!

  韓非一怔,注視謝文東,不知他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
  向問天在旁說道:“謝先生這是……?”

  謝文東揮下手道:“只是單純的比試而已,點到為止即可!難道韓先生人我的兄弟不配和你的手下過招?”

  聽他說出這樣的話韓非無法再拒絕,縱然他有一百一千個不愿意,

  韓非也不傻。什么點到為止,謝文東說的好聽,對方真下死手,殺了己方兄弟,那他找誰講理去?謝文東也不可能讓他的手下給自己兄弟償命,不過話說到這,他卻不得不答應了。他悵然一笑,道:“我當然沒這個意思,謝先生的兄弟,是出名的英勇善戰,我怎么會看不起那?”

  說著,他轉回頭問道:“誰愿意出去和謝先生的兄弟比試幾下”

  剛才那使用撲克牌打碎謝文東茶杯的精瘦青年騰身而出,拱手說道“韓大哥我愿意出戰”

  韓非看了看精瘦青年,點頭說道“好吧!”接著他又低聲叮囑道:“兄弟小心”

  “韓大哥我明白”經受青年答應一聲,大步走到包房另一端的空地處。

  她傲然的環是一周慕觀看定謝文東,大聲說道“謝先生教你兄弟出來吧”

  他對謝文東的第一很重。謝文東用詭計捉住唐堂,比老大來赴鴻門宴,這本就讓他十分瞧不起,再者,謝文東在南京殺害的于笑華,是他極為要好得朋友,無論于公還是于私,他都有憎恨謝文東的理由,所以,剛才一上來就打碎謝文東的茶杯,給他來個下馬威。

  不過,正因為這樣,也給他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。

  見他那稍長的樣子,李爽還沒有熄滅的怒火有熊熊燃燒起來,走到謝文東旁邊,振聲喝道“東哥讓我去吧”

  李爽的大嗓門可比他的物理要更出名,這一送子喊出來,把周圍的人全下了一跳。

  與他近在咫尺的謝文東更是首當其沖,端酒杯的手一哆嗦,耳朵震得嗡嗡作響。

  他暗暗皺眉,沒看好地的白了李爽一眼。

  “東哥,讓我去吧!”見謝文東沒有反應他又用更大的聲音重復一遍。高強看出謝文東的眼睛快要噴火,忙把李爽拉到一旁。

  “強子,你拉我干什么?”李爽不滿地看著他。

  “東哥如果要讓你上,自然會叫你。”高強將頭轉向別處,懶著理他。

  這時,姜森走到格桑身邊,小聲說道:“格桑,你上!”

  格桑手里棒著一大盤子的羊肉,嘴里塞得鼓鼓的,瞪著大環眼,看著姜森愣愣地問道:“為什么要我去?”

  姜森無奈苦笑,低聲道:“這是東哥的意思!”

  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www.ejssbe.live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ejssbe.live/102.html
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